<td id="ngzyw"></td>
  • <td id="ngzyw"><ruby id="ngzyw"></ruby></td>

      <big id="ngzyw"><strike id="ngzyw"></strike></big>

        <pre id="ngzyw"><label id="ngzyw"></label></pre>
        <table id="ngzyw"><noscript id="ngzyw"></noscript></table>

        住家制家政人員在雇主家受傷的侵權責任認定丨法眼觀瀾
        欄目:行業新聞 發布時間:2021-10-28
        分享到:

        住家制家政人員在雇主家受傷的侵權責任認定丨法眼觀瀾 原創 趙茉 上海浦東法院

        作者簡介

        趙茉,女,19871月出生,中共黨員,華東政法大學民商法法學碩士,現任周浦法庭二級法官。累計參與辦案798件,曾獲上海高院嘉獎。

        基本案情

        ? 原告:石某某

        ? 被告:洪某某

        原、被告通過中介公司居間服務簽訂家政合同,約定原告在被告家從事家政工作,工作內容為“一般家務”,服務方式為“住家制”。被告委托中介公司為原告投?!凹艺o憂險”,被保險人為原告,最高保額10萬元,保費由被告承擔。原告自簽訂合同當日起即到被告家工作,期間未曾休假。

        20184月某日晚9點,原告臨睡前在被告家中浴室洗澡時摔倒受傷,造成創傷性脾破裂、肋骨骨折,后住院治療,經鑒定已構成八級傷殘。治療期間,被告墊付4.2萬余元醫療費,并從保險公司處領取4萬元理賠款。原告親屬與被告在微信中就原告受傷一事溝通期間,被告稱“我們會做好防滑的,要改是個大工程,我們家內管全部走內墻的,要改等于把整個衛生間都拆了重新弄”“對,以后會裝的(扶手),之前家里又沒老人和小孩誰會想到這些”。原告出院后,與被告就賠償事宜產生爭議,原告起訴要求被告承擔醫療費、伙食補助費、營養費、傷殘賠償金、護理費、誤工費等各項損失共計24.3萬余元,另要求被告返還理賠款4萬元。

        原告認為,一、被告是原告的雇主,原告在雇傭期間因使用被告家中的浴缸摔倒受傷,被告在微信中已承認浴缸存在高、陡、滑且底部狹窄的設計缺陷,由于被告未能給原告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應當對原告的全部損失承擔賠償責任。二、原告是保險的受益人,被告無權代領理賠款,故應當全部返還原告。

        被告辯稱,一、原告受傷屬于意外事件,被告不存在任何過錯。原告摔倒時獨自在衛生間洗澡,被告聽見異動進門查看時被告已躺倒在地,但神志清醒、行動自如。被告陪同原告救治過程中,原告承認是在開啟水龍頭前,其站在浴缸內伸手將衣物掛在門背后時,由于門與浴缸距離過遠而從浴缸內摔出。二、被告家的浴缸是購房時開發商統一購買安裝的,被告入住后未對浴缸進行過更換、改造。浴缸也不存在設計缺陷,即便存在缺陷,原告也應當起訴浴缸的生產商或銷售商。三、被告為原告墊付了4.2萬元醫療費,保險理賠款僅能抵扣其中4萬元,差額部分不再向原告主張。

        法院判決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

        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本案中,原告應當對過錯歸責原則的四個構成要件承擔舉證責任。

        首先,雙方對于原告受傷的過程和原因陳述不一致:原告主張正常淋浴期間滑倒受傷,而被告辯稱原告是在自行作出危險動作時摔出浴缸。原告未對其受傷的原因提供足夠證據。

        其次,審理期間審判組織與雙方當事人一同勘察了事發地點,并隨機抽取了同單元同戶型兩戶房屋勘察,均使用與被告家尺寸、品牌、型號一致的浴缸,可見被告入住后并未對浴缸進行過改造,該款浴缸與通行使用的浴缸外觀也無明顯差異,原告未對其所主張的浴缸存在設計缺陷提供證據。

        第三,原告在被告家中提供勞務已滿一個月,被告家僅有一個浴缸供全家使用,原告洗澡是維護個人衛生所需,并非在從事職務行為中受到損害。

        第四,根據保險合同的約定,保險的受益人是原告,但被告墊付的醫療費金額已超出理賠金額,故被告有權以保險理賠款抵扣墊付的醫療費。綜上所述,原告未就其主張提供足夠證據,應承擔舉證不利的法律后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石某某的訴訟請求。

        判決后,原告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適用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原告在洗浴期間受傷,并非在為被告提供勞務,在案亦無證據證實被告提供的洗浴設備存在設計或使用缺陷導致原告摔傷,現原告要求被告承擔賠償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被告墊付的醫療費金額已明顯高于其領取的保險理賠款金額,且其已就超額部分放棄主張之權利,在此情況下,一審法院予以相抵并無不當,被告無需再支付原告相關款項。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精解

        (一)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中“因勞務”的理解與判斷

        隨著社會化分工的日益細致,自然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的情形越來越普遍,主要存在以下幾種形式:一是家庭雇工,指家庭事務由家庭成員以外的人完成,如家庭保姆、家庭教師、家庭護工等;二是農民雇工,指雇請他人代為完成農業生產任務,如雇用農民耕種、放牧、飼養家禽等;三是承包人用工,如個人承包農村建房、家庭裝修事項后分解任務,雇請他人代工。針對自然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中可能產生的侵權問題,2009年審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以下簡稱《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五條對雇主責任作出了規定:“個人之間形成勞務關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一方承擔侵權責任。提供勞務一方因勞務自己受到損害的,根據雙方各自的過錯承擔相應的責任?!痹摋l款的適用前提,需是“因勞務”產生的侵權責任,故判斷提供勞務一方的行為是否屬于職務行為,是準確適用該條法律規定的前提。理論上職務行為的判斷標準有“主觀說”與“客觀說”兩種?!爸饔^說”分為“以雇主意思為標準”和“以雇員意思為標準”兩種觀點,前者強調雇主的授權范圍,后者強調雇員的主觀意愿,皆會造成受害人舉證困難?!翱陀^說”則從雇員的行為出發,考察是否與履行職務相關?!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基本采納了“客觀說”的觀點,但以“授權范圍”作為基本的判斷標志。該司法解釋第九條第二款規定:“前款所稱‘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雇員的行為超出授權范圍,但其表現形式是履行職務或者與履行職務有內在聯系的,應當認定為‘從事雇傭活動’?!奔?,在判斷雇員行為是否屬于職務行為時,要求雇員主觀上以雇主的授權或指示為基礎,為雇主的利益而從事工作,客觀上行為的表現形式是履行職務或與履行職務有內在聯系。這種主客觀結合的判斷標準合理劃分了雇傭關系的范圍,兼顧對受害者利益的保護,具有可操作性。

        本案中原告的工作內容是“一般家務”,但因居住在雇主家,容易出現個人行為與職務行為交替和混合的情形。結合原告受傷的時間(臨睡前)、行為目的(維持個人衛生)、主觀認識(其個人生活所需)、行為的受益方(原告本人)等條件綜合判斷,原告的洗浴行為既非出自雇主的指示或為了雇主的利益,亦非在履行家政工作期間或與家政工作有必然銜接,不符合《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五條中“因勞務”的適用條件,因此本案不適用該條法律規定,不屬于提供勞務者受害責任糾紛,而是一般侵權案件,應當適用過錯歸責原則。

        (二)過錯歸責原則中受害人關于過錯要件的舉證標準

        過錯歸責原則包括四個構成要件,即過錯、違法行為、因果關系和損害事實,原告對四個構成要件均負有舉證責任。其中,過錯要件是過錯歸責原則的核心和基礎。實務中,受害人對過錯要件的舉證常陷入困頓,這是因為過錯為人的主觀意識,其雖不能見,但表象于行為之上,并以行為檢驗其是否存在。因為行為是受主觀意識支配的,只有主觀上存在可非難性,才需對行為造成的損害承擔責任。既然過錯是主觀意識與客觀行為相結合的概念,受害人在舉證時可以將過錯和違法行為一并舉證。例如,因斗毆或交通事故引發的侵權案件中,受害人可以通過提供公安機關出具的認定書、調查筆錄、行政處罰決定等證明行為人因過錯實施了違法行為。法院在判斷行為人是否有過錯時,依據“合理人的注意義務”作為標準,即判斷一個普通的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若處于同樣的情境下,是否會與行為人做出相同的行為,如有則行為人沒有過錯,反之則有過錯。

        本案中原告關于過錯要件的證據,僅為原告親屬與被告之間的微信聊天記錄,原告以被告自稱會做好防滑欲達到證明被告明知浴缸存在缺陷、主觀存在過錯的目的。被告辯稱這是對原告親屬的安慰,并非承認浴缸存在缺陷。從審判人員現場勘察的結果來看,被告家使用的浴缸與市面上通用的浴缸外觀極為相似,且浴缸底部自帶防滑功能的磨砂材質紋路,不存在原告所稱的設計缺陷。由于原告未能完成對全部構成要件的舉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2條的規定,應承擔舉證不足的不利后果。

        (三)事發過程無法還原時如何綜合判斷事發原因

        日常生活中,往往在電光火石之間,受害人已遭受到人身損害,但由于法律意識淡薄、證據意識不足、記憶模糊等原因,受害人未能取得或保留關于事發過程的完整證據。然而,案件進入審理階段,法院判斷事發原因屬于“天災”還是“人禍”時,需要還原事發過程。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監控設備應用的普遍化,發生在公共場所的人身損害案件中,監控錄像起到了關鍵作用。但更多時候,只有受害人本人清楚事發原因,受害人的陳述并非決定事件性質的唯一證據,法院需結合多種手段綜合還原事發過程。

        以本案為例,原告受傷地點在私密性極強的浴室內,事發時除原告以外沒有他人在場,原告摔倒后被告才入室救助。庭審中,原告堅稱是在淋浴過程中因浴缸濕滑摔倒的,被告雖持有異議,但未在第一時間保留原告陳述事發過程的證據。從法院實際走訪情況來看,浴缸本身不存在設計缺陷,被告全家都使用同一浴缸,原告在被告家工作居住了一個月有余,其自述每天洗澡,因此可以確認原告已經對被告家浴室的結構、浴缸的使用情況積累了足夠的經驗。因此,法院對原告的說法未予采信。實踐中,在已有證據的基礎上,法院可以結合日常生活經驗、地域風俗傳統、現場調查走訪、征詢專家意見等綜合判斷原告的陳述是否達到“高度蓋然性”標準,以作出公正的裁決。

        圖片來源于網絡

        本文作者丨趙茉

        責任編輯丨周丹彤

         

         


        999ZYZ玖玖资源站永久,成熟人妻换XXXX,亚洲 自拍 色综合图第一页区,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网站